1. 首页
  2. 观点

疯涨的XRP 其实早已失宠

Ripple已经从一个“声称靠为银行解决问题赚钱的公司,华丽转身为靠吹为银行解决问题,卖币给韭菜从而实现盈利的公司了。”

疯涨的XRP 其实早已失宠

摘要:靠卖币盈利的Ripple。

在经历了短暂的疯狂后,今日,包括比特币在内的多数主流币都开始延缓了上涨的脚步。

与此同时,后知后觉的XRP却开始了一轮独立行情。 

两天50%涨幅,多重利好     

 

数据显示,从昨日早6点开始,也就是比特币趋于横盘期间,XRP开始异军突起。

截至今日,短短两天时间,XRP已经从0.32美元上涨到了最高0.44美元,涨幅近50%。

疯涨的XRP 其实早已失宠

而分析此次上涨的原因,有人认为,这主要归功于来自Coinbase的动向。

近日,Coinbase宣布,向居住在纽约的加密货币用户推出XRP交易。

据悉,此前,Coinbase虽然已经宣布上线XRP,但当时英国和纽约的居民不在用户范围之内。

而相似的是,在今年2月底XRP上线Coinbase Pro时,XRP也曾出现过一波拉涨现象。不过当时的涨幅没有此次剧烈,只有不到10%,且迅速回落。

除此之外,还有消息称,德国第二大证券交易所、欧洲第九大交易所——斯图加特证券交易所(BörseStuttgart)批准XRP交易所交易票据(ETN)上市的消息,也是助推XRP上涨的主要因素之一。

据了解,与交易所交易基金(ETF)类似,ETN的运作方式是受到严格监管的、透明的、受保护的工具,投资者可以利用这些工具投资于各种资产。

而此举的推出意味着欧洲投资者可以买卖基于XRP的交易所票据,这也加大大加强XRP的流动性,同时也能促进大机构入场。

该交易所蓝筹股和基金交易主管Jürgen Dietrich也表示,“这些ETN将允许德国投资者首次通过交易所交易证券跟踪两种加密货币Litecoin und Ripple的未来价格走势。” 

喊单热烈但XRP貌似已“失宠” 

XRP的突然上涨,引起了市场的广泛关注。

在诸多用户询问还是否能进场的情况下,一时间,各大营销号都开启了疯狂喊单模式。

疯涨的XRP 其实早已失宠

可以看到,在市场整体上扬的行情下,加上XRP的异动,有不少大V仍在唱多。

然而,也有人表示,虽然XRP这两天的表现异常亮眼,但是,从今年整体的走势来看,与其他主流币相比,XRP可谓是明涨暗跌,且每次上涨之后回落都很明显。

数据显示,自年初以来,各大主流币都有大幅回暖。

其中,BTC从年初的3800美元一路上涨到现如今的8000美元,涨幅超过1倍,而ETH也从年初的120美元上涨到了近230美元,除此之外,BCH也翻了1倍、LTC翻了近3倍、EOS也是接近3倍、BNB超过4倍。

而反观XRP,从年初的0.36美元开始,就一直处于下跌模式。期间虽然有几波上涨,但涨幅较小且回落迅速,截至目前,XRP今年的总体涨幅也在1倍以内。

而据LongHash消息,数据显示,2017年,XRP在比特币交易所比特币(Bittrex)上对BTC的汇率飙升了1600%。

然而,紧随其后的是2018年比特币对比特币的汇率下跌14.5%。到目前为止,随着大部分交易转移到币安,2019年比特币对比特币的汇率又下跌了46.6%。

LongHash表示,在成为2017年加密资产泡沫的宠儿之后,Ripple (XRP)在2019年对比特币(BTC)的汇率大幅下跌。今年迄今为止,XRP已经损失了近一半的比特币计价价值。

现如今,有许多指控称,一群机器人被用来在Twitter上推广XRP。此外,XRP的高度集中可能会让人怀疑它是否应该被视为加密货币。就目前看来,XRP已经“失宠”了。

2017年末,伴随着将上市Coinbase的谣言,以及与多家银行和金融机构达成合作的传闻,XRP的价格一路飙升。

但实际上,XRP直到今年2月才在Coinbase和Coinbase Pro上推出,这导致了价格的短暂回升。

对此,LongHash表示,从那时起,XRP的价格就BTC而言已经大幅下跌。此外,投资者可能最终意识到,Ripple Labs宣布的许多银行合作伙伴关系与XRP的使用无关,也不涉及Ripple向这些机构支付的款项,以鼓励它们试用这家金融科技公司的产品。

而且,在2017年的价格上涨期间,人们也普遍认为,人们购买XRP和其他山寨币而不是比特币仅仅是因为单位偏差。换句话说,他们购买的是XRP而不是BTC,因为相比之下XRP的价格似乎很低。然而,用户可能不知道XRP的供应量比BTC大得多。 

靠卖币盈利的Ripple 

XRP的新一轮领涨,让沉寂已久的Ripple再度进入了公众的视野。

而在对其进行研究分析的同时,有媒体发现,从2018年4月至今的一年时间内,至少有10.62亿XRP从瑞波官方地址转出,通过以1zv结尾的地址流入了交易所。

今日,哈希派发文表示,在追踪了和Ripple有关的交易地址后,他们发现,除了通过以1zv结尾的地址出售了至少10亿XRP之外,还有5.76亿的XRP从瑞波官方转出,通过不同地址直接转进了交易所。

疯涨的XRP 其实早已失宠

图片源于哈希派

疯涨的XRP 其实早已失宠

图片源于哈希派

不仅如此,包括以上地址最近一周的交易记录,也显示至少又有1亿代币以不同方式出售给了交易所。

实际上,此前,在XRP公布了其2019年Q1财报时,就有人已经发现了端倪。

该财报显示,其上个季度靠卖币赚了1.69亿美元。

对比以往数据,知名交易所Coinbase去年的“营业额”为5.2亿美元,而Ripple去年全年仅靠卖XRP就收入了5.35亿美元。

对此,该业内人士认为,Ripple已经从一个“声称靠为银行解决问题赚钱的公司,华丽转身为靠吹为银行解决问题,卖币给韭菜从而实现盈利的公司了。”

不仅如此,除了有关于其团队套现以外,还有观点认为,XRP本身并不具备多大价值,而Ripple那些遍布全球的金融机构,其实就是PR,对XRP本身没有任何帮助。

实际上,Ripple Labs也并没有强迫银行使用XRP作为桥接货币,因此他们几乎都不会这样做。事实上,一些消息来源表明,Ripple的xRAPID系统(唯一使用XRP通证的系统)目前只有一个小用户和一个导频。

而且不幸的是,就如LongHash所说,投资者也可能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。

作者:共享财经Neo  责任编辑:Alian

(本文系共享财经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)

本文来自金色财经 ,不代表希游财经立场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xiyoucaijing.com/guandian/106946.html

发表评论

登录后才能评论